365足球外围 中国军情 中国广西边防部队扫雷7000余枚开路600公里,救战友被爆炸震昏

中国广西边防部队扫雷7000余枚开路600公里,救战友被爆炸震昏



  “如果我化作山脉,请把我葬在边防线上,头朝家乡的方向”

与死神掰手腕,不管技术多精湛,谁也难保绝对安全。熟悉杜占龙的战友都知道,每一次出发排雷时,他都会留下遗书。在执行此次边境排雷任务前夜,杜占龙依然准备了一份遗书。

  新闻背景

  正当杜占龙准备动手排雷时,却被一旁的班长韦联海挡住了。“你离远些,仔细看我怎么拆。如果我不幸光荣了,你要分析和找出失败的原因,汲取教训。”杜占龙一愣,两眼发热。

还有一次,上等兵张奎在排雷过程中发现一根裸露在外的被复线。根据以往经验,地雷绊发线都是由细铁丝或绳索制成,毫无提防之心的张奎伸手就去拽拉。一旁刚排完一颗地雷、站直身子准备喘口气的杜占龙见状,大喊一声:“住手!”并一把揪住张奎的衣领,用力把他摁倒在地,身后此时发出轰、轰两声巨响。原来,这根被复线上连着两颗地雷。惊魂未定的小张瞅着身后升起的浓烟,一脸感激地看着班长。

  几年来,像陆明顺这样长期在一线扫雷的官兵,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少次这样去雷场踩过。

  寒风中,这位曾参加过2008年勘界立碑大排雷,10余次经历生死考验的雷场勇士,身着防护服、手持探雷器小心翼翼地进入雷区,一边仔细搜排残留地雷,一边在安全地段插上小黄旗,不一会儿脸上便渗出层层细密的汗珠。

2008年7月,杜占龙和10名战友在执行边境排雷任务时,事先布设在雷场的10列炸药只引爆9列。战士丁磊想要上前去查险排爆,杜占龙一把拉住他,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:“我是老兵,经验更丰富,让我来处理!”

  韦联海说,上过几次山的队员,都会在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疤,一些战士们脸上留下疤痕,连谈恋爱都受到影响。

  与死神掰手腕,不管技术多精湛,谁也难保绝对安全。熟悉杜占龙的战友都知道,每一次出发排雷时,他都会留下遗书。在执行此次边境排雷任务前夜,杜占龙依然准备了一份遗书。

杜占龙深知,雷场就是战场,本事不过硬不行。这些年,杜占龙每天都要坚持埋排雷100枚以上,指甲裂了,手指破了,双肘关节磨起了厚厚的茧。如今,一部探雷器被他用得出神入化,不管是外军的地雷,还是我军的地雷,杜占龙次次都能一探准。

  如同每一次出发时一样,排雷队员杨飞将写好的遗书轻轻叠好,留在自己的抽屉里。6年多来,这样的遗书在每个排雷队都保存了厚厚一摞……

  那晚,他一字一句慢慢写道:“爸、妈,几年没见到你们,我马上要上雷场了,要多保重身体,别舍不得吃、舍不得穿……”在这封没有寄出的“遗书”
里,他这样交代战友:“如果我化作山脉,请把我葬在边防线上,头朝家乡的方向。”看过杜占龙写的“遗书”,记者不由得为之动情。

友谊关前的北山雷场,给杜占龙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。

  “我还有个哥哥,让我去吧!”

  “排雷工作事关边境地区的和平发展,边防军人理应冲在第一线”

深冬时节,中越广西边境友谊关旁的右辅山上怪石嶙峋,丛林密布。极目远眺这片静谧之地,仍满目青翠。

  一人一把砍刀

mobile.365-838.com 1
  杜占龙(中)带领排雷小队完成排雷任务走下雷场。陆苏宁

直到韦联海将地雷移除、引爆,安全地完成任务,杜占龙才松了一口气。走下雷场,韦班长吩咐他说:“小杜,以后有危险的活我们老兵先上。”

  本报记者 陈典宏 通讯员 罗文义 刘峰

  杜占龙深知,雷场就是战场,本事不过硬不行。这些年,杜占龙每天都要坚持埋排雷100枚以上,指甲裂了,手指破了,双肘关节磨起了厚厚的茧。如今,一部探雷器被他用得出神入化,不管是外军的地雷,还是我军的地雷,杜占龙次次都能一探准。

寒风中,这位曾参加过2008年勘界立碑大排雷、10余次经历生死考验的雷场勇士身着防护服、手持探雷器小心翼翼地进入雷区,一边仔细搜排残留地雷,一边在安全地段插上小黄旗,不一会儿脸上便渗出层层细密的汗珠。

  军人的心从来就是用忠诚浇铸而成的,即便是撕破了、揉碎了,片片也是对祖国的忠诚。结婚以后,韦联海怕妻子担心,从来不让她上前线探望,自己每次休假也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2006年,韦联海的孩子出生。一边是片刻不能延误的排雷作业,一边是妻子急需抚慰照顾。面对电话里泣不成声的妻子,韦联海横下心来,打电话让年迈的父母帮忙照顾妻子,自己甩开膀子,又战斗在风雨中,两年多时间都没有回过一次家。
    排雷结束,韦联海第一时间赶回家。一把抱起满地乱跑的孩子亲个够,大颗大颗的热泪,打湿了孩子红扑扑的小脸。

  2008年7月,杜占龙和10名战友在执行边境排雷任务时,事先布设在雷场的10列炸药只引爆9列。战士丁磊想要上前去查险排爆,杜占龙一把拉住他,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:“我是老兵,经验更丰富,让我来处理!”

杜占龙带领排雷小队完成排雷任务走下雷场。陆苏宁 摄

  夺命“竹叶青”

  2003年春夏之交,初上雷场的杜占龙就遇到险情。由于紧张过度,动作变形,结果在引爆地雷时错过最佳撤离时机。生死关头,他跳进了一个石坑中,虽然躲过一劫,但左脚踝和左膝盖被几块飞溅的石头砸个正着,血流不止。

2003年春夏之交,初上雷场的杜占龙就遇到险情。由于紧张过度,动作变形,结果在引爆地雷时错过最佳撤离时机。生死关头,他跳进了一个石坑中,虽然躲过一劫,但左脚踝和左膝盖被几块飞溅的石头砸个正着,血流不止。

  撩起上衣,胳膊上一条长长的疤痕清晰可见。士官韦联海笑着说:“你看,这样的伤疤我身上共有22块,大家都把身上的伤疤叫做‘光荣疤’,这也只有我们排雷工兵身上才会有。”

  深冬时节,中越广西边境友谊关旁的右辅山上怪石嶙峋,丛林密布。极目远眺这片静谧之地,仍满目青翠。

“老兵先上!”杜占龙告诉记者,班长的话让他对战友情有了更深刻的认识:“战场上,我们是可以相互挡子弹的。”当杜占龙成为一名老兵时,他也是这么做的。

  那年10月,韦联海在北山地区排雷,正当他小心翼翼地排除一枚防步兵地雷时,两条山蚂蟥爬到了他的手臂上。

  此时,时间就像停滞了一般,战友们瞪大眼睛看着他一步步接近未爆的炸药——突然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杜占龙便消失在一片弥漫的烟尘中,隐蔽在安全
线外的战友都以为他“光荣”了,有人还失声大哭起来。“别哭啦,我没事。”只见杜占龙从荆棘丛中慢慢地站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浮尘说。

2008年,已担任班长的杜占龙参加勘界立碑排雷行动。有一次,在他的带领下,几名战友负责执行引爆排雷爆破装置的任务。由于紧张的缘故,上等兵李磊没有接到指令就提前点燃了导火索,慌忙后撤时又被藤条绊倒在地,扭伤了脚踝。见此情景,已完成任务返回安全地域的杜占龙重返险境,架起小李转身就跑。两人冲出不到30米,数十公斤烈性TNT就在他们身后“轰”地炸响,杜占龙抱住李磊迅速向前扑倒,把小李压在身下,自己却被强烈的冲击波震昏过去。

  而当妻子把那盛着表示离别天数和无限相思的2009颗红豆的瓶子抱到他面前时,他仿佛看到,那颗颗红豆化成了妻子滴滴热泪……(本文配图:李新建摄)

  2008年,已担任班长的杜占龙参加勘界立碑排雷行动。有一次,在他的带领下,几名战友负责执行引爆排雷爆破装置的任务。由于紧张的缘故,上等
兵李磊没有接到指令就提前点燃了导火索,慌忙后撤时又被藤条绊倒在地,扭伤了脚踝。见此情景,已完成任务返回安全地域的杜占龙重返险境,架起小李转身就
跑。两人冲出不到30米,数十公斤烈性TNT就在他们身后“轰”地炸响,杜占龙抱住李磊迅速向前扑倒,把小李压在身下,自己却被强烈的冲击波震昏过去。

“如果我化作山脉,请把我葬在边防线上,头朝家乡的方向”

  整理好装备,韦联海眼角不经意间一瞥,惊见一条竹叶青毒蛇嘴吐红芯子,正朝着战友陈江伟爬去。

  又一回勇闯雷场,再一次出生入死。此次排雷行动的动员大会上,杜占龙举起右手郑重宣誓,要用行动践行边防战士对祖国的忠诚。

一连几天,父子俩进行了多次长谈和交锋,最终还是杜占龙说服了父亲。送父亲走时,老人对杜占龙说:“儿啊,我也知道当兵就得准备上战场,但我们希望你安全啊!记住,上雷场性命攸关,千万别大意。”

  初秋,友谊关下某山地鬼屯,怪石嶙峋,丛林密布。一支身着迷彩、全副武装的工兵部队悄然出现。

  这些年,杜占龙在雷场先后救过6位战友,身上大小伤疤十余处。有人问他:“你怎么这么不要命?”杜占龙不假思索地说:“谁不珍惜生命?但如果是为了战友,我愿意赴汤蹈火。”

直到2008年,杜占龙的父亲才从新闻中得知儿子正在参加边境排雷任务。老人家一宿未睡,第二天便赶到部队,要把儿子拉回家。他对杜占龙说:“万一哪天把你炸没了,我和你妈怎么办?哪怕是把你炸得缺个胳膊少条腿的,你下半辈子咋办?”

  22道“光荣疤”

 

“今天的爆破是为边境地区和平发展鸣响的礼炮。”秉持着这样的信念,杜占龙笑对雷场风险,把青春和热血投入到排雷工作中,个人因此两次荣立三等功,获得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三等奖。

  危急关头,排雷队长陈振轻轻拧开一枚地雷防潮圈,只听“叭”的一声响,陈振以为地雷击针撞上了引爆装置,顿时惊呆了。

  雷场看似寂静无声,实则杀机四伏。

又一回勇闯雷场,再一次出生入死,此次排雷行动的动员大会上,杜占龙举起右手郑重宣誓,要用行动践行边防战士对祖国的忠诚。

  从本世纪初开始,中国广西边防部队5支排雷队,历时6年多,先后扫清雷障总面积158.44万平方米,排除各式地雷7000余枚,开辟人行、运碑通道430多条,长约600公里,为中越两国联勘人员勘界立碑趟出了一条条安全畅通的“绿色通道”,为世界的和平事业作出了历史性贡献。
    一回回勇闯雷场,一次次出生入死。在英勇的排雷官兵背后,有着怎样的艰险与困苦、忠诚与勇敢、辛酸与不易?请随记者一起,去探寻发生在他们身上鲜为人知的故事……

  友谊关前的北山雷场,给杜占龙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。

此时,时间就像停滞了一般,战友们瞪大眼睛看着他一步步接近未爆的炸药——突然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杜占龙便消失在一片弥漫的烟尘中,隐蔽在安全线外的战友都以为他“光荣”了,有人还失声大哭起来。“别哭啦,我没事。”只见杜占龙从荆棘丛中慢慢地站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浮尘说。

  广西属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区,雨量充沛,夏湿冬干。官兵们在山上执行任务,经常被蚊虫、蚂蟥、蝎子等叮咬。

  杜占龙告诉记者:“这些年,我最亏欠的是家人,让他们天天为我担惊受怕,但排雷工作事关边境地区的和平发展,边防军人理应冲在第一线。”

mobile.365-838.com,“谁不珍惜生命?但如果是为了战友,我愿意赴汤蹈火”

  雨过天晴,碧空如洗。

  “谁不珍惜生命?但如果是为了战友,我愿意赴汤蹈火”

那晚,他一字一句慢慢写道:“爸、妈,几年没见到你们,我马上要上雷场了,要多保重身体,别舍不得吃、舍不得穿……”在这封没有寄出的“遗书”里,他这样交代战友:“如果我化作山脉,请把我葬在边防线上,头朝家乡的方向。”看过杜占龙写的“遗书”,记者不由得为之动情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。机智的韦联海悄悄伸出工兵铲,在离竹叶青10厘米处轻轻晃动,就在毒蛇蓄势前冲的一刹那,韦联海迅速抬肩挑中其腹部将其甩出两米远……

  丛林深处,有一块令人望而生畏的“生命禁区”,那里是面积达1万多平方米的边境雷场,当地人对它唯恐避之不及。而就在此刻,广西军区某边防团三级军士长杜占龙与战友们一起,勇敢地向它发起挑战。

雷场看似寂静无声,实则杀机四伏。

  清晨,浓浓雾气中,一队官兵肩背数十公斤重的排雷器材沿着河道,在荆棘丛生的密林中艰难前行。

  “今天的爆破是为边境地区和平发展鸣响的礼炮。”秉持着这样的信念,杜占龙笑对雷场风险,把青春和热血投入到排雷工作中,个人因此两次荣立三等功,获得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三等奖。

当年6月底,家人再次来电:“‘七一’结婚,盼归。”此时边境排雷工作正吃紧,婚期只得再推。7月下旬,家里人将婚期改到“八一”,只要他抽两天时间回家把酒办了就行,可杜占龙此时正在雷场上。待到转场返回营区时,早过了“八一”。就这样,从“五一”到“八一”,再到“十一”,婚期一拖再拖。直至2008年的1月16日,两人才顺利完婚。

  参加勘界的有关领导和专家感慨:排雷官兵奉献6年多的青春,硬是用血肉之躯为勘界趟出了一条条安全畅通的“绿色通道”!

  2007年4月底,杜占龙与女友李丽商定“五一”结婚。然而,当他请好假打起行囊准备返家时,上级通知组建排雷队赴边境排雷。他是团里的排雷骨干,结婚的事自然泡汤了。

这些年,杜占龙在雷场先后救过6位战友,身上大小伤疤十余处。有人问他:“你怎么这么不要命?”杜占龙不假思索地说:“谁不珍惜生命?但如果是为了战友,我愿意赴汤蹈火。”

  从此,战士们每次执行任务前都要留一份遗书,万一遇到不测,也好给家人有个交代。

  2003年6月,杜占龙第一次参与排雷任务时,搜到了平生的第一枚地雷。“好家伙,5节小竹竿摆放成一个不规则的五角星形状,莫非就是班长曾讲起的‘五角地雷阵’?”杜占龙知道它的厉害,触及任何一根竹竿,埋在五个角的地雷都会同时爆炸,一瞬间能致数十人丧失战斗力。

见此情景,战友们飞奔过去把他紧紧地簇拥起来,高兴得又蹦又跳。原来,杜占龙在走向未爆炸药时,观察到附近有个石壁拐角,正是利用这个天然的掩体躲过劫难。

  官兵人手一把砍刀,边走边用刀在前面开道,沿河道来回绕了18趟,手上全都磨出了血泡,才在寸步难行的密林中,砍出了一条通向界碑的小道。

  直到韦联海将地雷移除、引爆,安全地完成任务,杜占龙才松了一口气。走下雷场,韦班长吩咐他说:“小杜,以后有危险的活我们老兵先上。”

后来,虽然妻子办了随军,但两人“近在咫尺”却如同“远在天涯”,常常聚少离多。那年,杜占龙的孩子即将出生,可他却没有时间照顾妻子,只得狠心将妻子送到娘家待产。当他完成任务探亲回家时,孩子已经10个多月大了。

  恐怖的“蜘蛛网”

  直到2008年,杜占龙的父亲才从新闻中得知儿子正在参加边境排雷任务。老人家一宿未睡,第二天便赶到部队,要把儿子拉回家。他对杜占龙说:“万一哪天把你炸没了,我和你妈怎么办?哪怕是把你炸得缺个胳膊少条腿的,你下半辈子咋办?”

mobile.365-838.com 2

  把危险留给自己

  见此情景,战友们飞奔过去把他紧紧地簇拥起来,高兴得又蹦又跳。原来,杜占龙在走向未爆炸药时,观察到附近有个石壁拐角,正是利用这个天然的掩体躲过劫难。

“排雷工作事关边境地区的和平发展,边防军人理应冲在第一线”

  这一过程发生在瞬间,陈江伟一时看得目瞪口呆,心说多亏了班长这生死关头的一“挑”,不然后果真的不敢想象。

  后来,虽然妻子办了随军,但两人“近在咫尺”却如同“远在天涯”,常常聚少离多。那年,杜占龙的孩子即将出生,可他却没有时间照顾妻子,只得狠心将妻子送到娘家待产。当他完成任务探亲回家时,孩子已经10个多月大了。

正当杜占龙准备动手排雷时,却被一旁的班长韦联海挡住了。“你离远些,仔细看我怎么拆。如果我不幸光荣了,你要分析和找出失败的原因,汲取教训。”杜占龙一愣,两眼发热。

  此时,尼龙绳已经触动雷阵装置,一丁点儿风吹草动都可能引发地雷爆炸!现场气氛紧张到了极点。

  排雷队官兵深知,走进雷场常常要面临生死考验,因而都不愿告诉家人自己从事的工作,免得他们担心。

杜占龙告诉记者:“这些年,我最亏欠的是家人,让他们天天为我担惊受怕,但排雷工作事关边境地区的和平发展,边防军人理应冲在第一线。”

  战士朱振宝手持探雷器,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。遍地的锰铁矿石使探雷器收到的全是干扰信号,朱振宝见眼前有个白色“蜘蛛网”,轻轻划开一看,竟是几根令人毛骨悚然的尼龙绳。

  一连几天,父子俩进行了多次长谈和交锋,最终还是杜占龙说服了父亲。送父亲走时,老人对杜占龙说:“儿啊,我也知道当兵就得准备上战场,但我们希望你安全啊!记住,上雷场性命攸关,千万别大意。”

丛林深处,有一块令人望而生畏的“生命禁区”,那里是面积达1万多平方米的边境雷场。当地人对它唯恐避之不及。而就在此刻,广西军区某边防团三级军士长杜占龙与战友们一起,勇敢地向它发起挑战。

  “大家不要争了,你们还年轻,要炸先炸我。”说罢,队长陆明顺脱下了迷彩帽,抚摸着帽徽,转身向着祖国的方向庄严地敬了一个军礼后,双脚缓缓向雷场走去……

  当年6月底,家人再次来电:“‘七一’结婚,盼归。”此时边境排雷工作正吃紧,婚期只得再推。7月下旬,家里人将婚期改到“八一”,只要他抽两
天时间回家把酒办了就行,可杜占龙此时正在雷场上。待到转场返回营区时,早过了“八一”。就这样,从“五一”到“八一”,再到“十一”,婚期一拖再拖。直
至2008年的1月16日,两人才顺利完婚。

2007年4月底,杜占龙与女友李丽商定“五一”结婚。然而,当他请好假打起行囊准备返家时,上级通知组建排雷队赴边境排雷。他是团里的排雷骨干,结婚的事自然泡汤了。

  除了砍刀,排雷官兵随身必备的还有驱蛇棍、攀登绳、502胶水等。“驱蛇棍既可驱蛇,又可当拐杖;攀登绳是排除悬崖上地雷的安全保障;而502胶水则是凝固地雷起爆装置,使之失效的有效器材。”谈起这些,官兵们如数家珍。

  “老兵先上!”杜占龙告诉记者,班长的话让他对战友情有了更深刻的认识:“战场上,我们是可以相互挡子弹的。”当杜占龙成为一名老兵时,他也是这么做的。

2003年6月,杜占龙第一次参与排雷任务时,搜到了平生的第一枚地雷。“好家伙,5节小竹竿摆放成一个不规则的五角星形状,莫非就是班长曾讲起的‘五角地雷阵’?”杜占龙知道它的厉害,触及任何一根竹竿,埋在五个角的地雷都会同时爆炸,一瞬间能致数十人丧失战斗力。

  “队长,让我去吧!”

  还有一次,上等兵张奎在排雷过程中发现一根裸露在外的被复线。根据以往经验,地雷绊发线都是由细铁丝或绳索制成,毫无提防之心的张奎伸手就去拽
拉。一旁刚排完一颗地雷、站直身子准备喘口气的杜占龙见状,大喊一声:“住手!”并一把揪住张奎的衣领,用力把他摁倒在地,身后此时发出轰、轰两声巨响。
原来,这根被复线上连着两颗地雷。惊魂未定的小张瞅着身后升起的浓烟,一脸感激地看着班长。

排雷队官兵深知,走进雷场常常要面临生死考验,因而都不愿告诉家人自己从事的工作,免得他们担心。

  那天,爆破后的冲击波将一枚地雷掀到了界碑附近,需要人工排除。士官韦联海主动请缨。

  紧要关头,哪还允许他顾得上这些?眼睁睁地看着两条细细的山蚂蟥慢慢变成了拇指般大小,韦联海使劲地咬着牙,硬是没动一下。事后,他手臂上留下了小拇指粗细的两个伤疤。

  一次,在某地排雷结束后,官兵们反复搜查3遍,决定再像往常一样,采取人工踩踏方法检验一遍。

  一秒,两秒……地雷没有爆炸,大家长舒了一口气。几经尝试,陈振最终安全解除了20多枚地雷的“武装”。而此时,他后背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透……

  韦联海焦急万分,若被毒蛇咬中,战友凶多吉少;若不幸触响地雷,后果更是不堪设想。

  广西边境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边界沿线很多地方山高林密,人烟稀少,根本没有道路。因此,每天在荆棘密布的丛林中,与官兵身影相伴的,除了排雷器材,还少不了砍刀等“特殊装备”。

  打开杨飞的抽屉,一份笔迹清秀的遗书令人动容、催人泪下:“爸爸妈妈,孩儿又要上雷场了。自古忠孝难两全,一头是家国事,一头是父母情,孩儿别无选择,只能舍弃你们上雷场。好几年没见你们了,如果哪一天我永远地留在了边防线上,那我也一定会头朝着祖国和家乡的方向……”2009颗相思豆
    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。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”当听说男友韦联海第一个报名参加排雷的消息时,家中的女友欲哭无泪,每天第一件事,就是在玻璃瓶里投上一颗红豆,以表达对心上人的思念。

  “白天阴森森,夜晚鬼哭嚎,一年一场风,从春刮到冬。”鬼屯,不仅山高林密,环境恶劣,且地雷密布,危机重重。

  一摞遗书

  “每扫除一片雷区,我们都要手拉着手,用脚在上面踩一遍,要炸先炸我们,决不能给勘界人员和老百姓留下危险。”

  在排雷队里,几乎每个官兵都不愿告诉家人自己所从事的工作。以前,曾有一名战士告诉家人自己是扫雷兵,结果他的父母心急火燎地赶到部队,死活要求部队领导给孩子换个工作。

标签: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